精准六肖免费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走進興仁 » 興仁文苑 » 散文

古渡九盤

  • 字體
  • 訪問量:
  •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頁 |

                                                                                     古渡九盤


羅振飛



九盤,是貴州黔西南與安順交界處北盤江中下游的黔滇要塞,是明朝至清朝中期富甲一方的古渡口、古驛站。九盤,因地輿偏僻,鮮為人知,已被人們遺忘在歷史的角落。興仁縣與關嶺縣、貞豐縣三縣交界處,北盤江水變得溫順平緩,江水切割出東部關嶺縣海拔1300多米高的懸崖絕壁,懸崖上,有一處巖壁好似一匹騰空飛起的飛馬,懸崖因此而得名“馬馬崖”。江水的西面,地勢梯次疊加,村落犬牙交錯,這一帶是興仁縣馬馬崖鎮的九盤村、崩當村。九盤村分為上九盤和下九盤,下九盤緊挨北盤江,居住著十幾戶人家。當過小學校長的周玉才退休后,仍然居住在古樹環抱的下九盤賦閑,他們家距江邊不到10分鐘的路程。在他的帶領下,我們走進他家側面的一片密林。

密林恍若秘境,古樹參天之中,隱藏著石頭鋪成的行道,行道被歲月的腳步打磨得十分光滑,兩邊分布著荒廢的民居建筑,能看出當初設計之精美。這是典型的江南民居,兩尺見方的石頭壘砌成20多米高的馬頭墻,上蓋青瓦,墻內建四合院式、雕梁畫棟的瓦屋。再往下的民居年代更加久遠,已經坍塌到只剩下墻院的拱門和窗孔,院內有遺棄的石臼、磨盤等過去的生活工具。

這些,就是古驛站了。”老周用帶有濃重布依語調的漢語指著約2000平米的范圍說:“我們老輩人是明洪武年間由江西遷移而來。聽老輩人講,這些古建筑都是當時的驛站,祖輩靠在江邊擺渡為生,一邊擺渡,一邊經營驛站。收入最高的時候,一天要用斗(一種計量工具,大概20公斤為一斗)往家里抬銀子三到四次,銀子還要成色好的,不好的挑出來扔江里。”

周玉才的話,讓我們感到異常驚訝。九盤擺渡人日進斗金的收入雖然值得商榷,但從眼前的建筑不難看出當初的繁華與富庶。為了考證可信度,老周又帶我們參觀了他家太公(爺爺的上一輩)祖屋。

這是馬頭墻式四合院,占地300余平方。屋基長40余米,高10米,用1米長、30厘米左右尺寸的石頭鏨平后整整齊齊砌成,工程量相當浩大。拾階而上,由老宅唯一的一道宅門進入,便是馬廄、牛圈、草料間等輔助用房,再通過一道廊房,才來到正房前的院壩。

這間正房是人居住的人字瓦屋,我爺爺講,有一年失火,燒得只剩下石墻,馬上又從關嶺、百屯兩邊調杉木來新建。”周玉才繼續說:“這棟老宅子費了好多功夫,修了好幾年。住房最先修,門前的堡坎就砌了兩年,圍墻和鋪地面的石頭,又用了幾年。最難的是石頭加工,都是人力一點一點的打鑿出來的。”

老周家的祖宅僅石頭體量就相當龐大,工藝又細絲密縫,在沒有機械的和普及炸藥的時代,對于普通人家要建這樣的住宅,沒有雄厚的經濟基礎,完全不可能完成。從石頭到木料,再注入雕梁畫棟的元素,無法估算老周家的祖宅到底要花費多少銀兩。放眼望去,不次于如此規模的坍塌建筑,還有十余棟之多!

曾經的富庶,竟化作眼前的荒蕪。那么,九盤經歷了怎樣的浮沉?

從荒廢的驛站密林往東出來,穿越香蕉林地往下約10分鐘,便是北盤江九盤渡口。九盤渡口一東一西兩座碼頭,東屬關嶺,西屬興仁,如今草木依舊,江水若兮,唯不見,奔忙于江上的舟楫與擺渡人。

北盤江,即古之豚水、牂牁江,最早見于《史記》,其次是《華陽國志》。三國時期,牂牁太守朱褒反,李恢奉命征討追至北盤江,朱褒燒毀渡船而逃。北盤江是經黔入滇之天險,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從古至今,人類都在征服北盤江。南宋時期,北盤江南岸的黔西南地區,屬于東爨烏蠻創建的自杞國、毗那國等方國,北盤江被彝族先民稱為濮吐珠液。明朝,朱元璋將貴州作為扼制云南土司的戰略要地大修驛道、驛站()屯,并屯重兵,使得貴州長期以來的戰亂得到平息,人民得以休養生息,經濟社會開始出現繁榮。明初,跨越北盤江的主通道是位于關嶺縣與晴隆縣交界的盤江渡口。據明弘治《貴州圖經新志》載:“盤江渡,在衛城(安南衛,今晴隆縣、興仁縣)東四十里,普安楊彝詩:湍急沙崩壞石梁,毒龍腥水溫如湯。西坡去馬爭朝涉,南口鳴雞促曉裝。瘴濕黃茅常帶雨,露薄白草不成霜。將軍既濟焚舟去,逐客終朝一葦航。”“盤江渡,在頂營司(永寧州,今關嶺縣)西盤江之上。”“盤江渡,在州(普安州,今盤縣及黔西南)東一百九十里。”嘉靖年間,盤江渡口空前繁盛,嘉靖《貴州通志》載:“盤江渡,在頂營(永寧州)司西,原額慕役司出渡船一只,沙英寨官渡船一只,俱三年一次輪流修造,安莊、安南二衛新增造官船各一只。”天啟六年(1626),貴州普安監軍副使朱家民在此修建盤江鐵索橋。

清朝,隨著西南部人口的增加,商貿往來頻繁,北盤江上的通道增多,在盤江鐵索橋上游有簸所渡、上盤江渡、下盤江渡,下游有九盤渡和花江渡,其中簸所渡、上盤江渡、下盤江渡只通小船,而九盤渡和花江渡通大船。清初的永寧州跨越北盤江入普安州到達云南的通道有三條:一條是北線走盤江鐵索橋進入普安縣(今普安縣),中線走九盤坡進入安南縣(今興仁縣),下線走花江坡進入貞豐州(今貞豐縣)。據清道光《永寧州志》載:“西道由州至西關坡、梅子關、黃土鋪、新鋪、北極觀至盤江鐵鎖橋,出安南大路,計程四十里。西南分道由西關坡、阿康寨、蘿葡寨、東瓜嶺、上掛汛至九盤坡九盤渡共計程八十里。”又載:“九盤渡,在州屬西界,由興義徑道,通大船。”咸豐《安順府志》也載:“九盤渡,州志云:在州西界,通興義,大舟。”

九盤渡口,大致形成于清康熙年間,直至清光緒年間廢止,歷時200多年。

清乾隆年間,九盤渡口馬幫過往頻繁,《永寧州志》說:“九盤山官道極險,乾隆二十年吳元吉修石街數十里山,半山下,建二亭,施茶計費千金。” 為了方便行走,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吳元吉(是官是商未查到此人傳記)沿著陡峭的九盤山修建數十里的盤山路下到山腳的九盤渡口,并在山下建兩座供馬幫休息的涼亭,但是一杯茶卻賣出天價的“計費千金”。這一宰客行為,被清乾隆年間的貴筑貢生陳文政一首《九盤坡》寫得淋漓盡致:“九曲盤空天際頭,鳥飛不過人何游?虛教名利窮途客,一度峰回一度愁。”大致意思是說:九盤山的山已經很高了,鳥兒都飛不過來人怎么走呢?一杯茶你們要收這么多銀兩,不要讓名利斷了人們的去路呀!唉,每走這里一次,總是讓人傷心一回。

從《永寧州志》短暫的文字描述和下九盤周氏傳下來的“日進斗金”之說,得知九盤渡口屬民渡而非官渡,相關史料記載中,也未見到行政機構在九盤設置驛站,課稅也沒有對九盤進行征收,也就是說,當南來北往的客商抄近道行經這里的一段時間里,九盤自然行成了渡口,下九盤的擺渡人因此才發了一筆橫財,我們也才看到了今天荒廢的驛站。

地理形勢及位置,是直接導致九盤渡口衰敗的原因。關嶺縣境內的九盤山據說有九十九道彎,即使修了官道,光上下這座山就要花去半天的功夫。下游又一快速通道花江鐵索橋的修建,直接造成了九盤渡口的沒落。據《關嶺縣志訪冊》卷一記載:“清光緒二十四年貴州提督蔣宗漢捐廉修石橋以利行人,橋將告竣尚未加尖,忽大水驟發,坍塌無存。后又于距此橋數丈處修鐵索橋,因兩端扣鐵索巖石不堅牢,仍崩塌。二十六年矢志復修。”面臨下游花江鐵索橋和上游盤江鐵索橋的雙面夾擊,九盤渡口漸漸失去了區位優勢而走向衰落。

北盤江是一條非常有故事的江水,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發展,仿佛也在重復著歷史的沉浮,跨越它的橋梁最有代表性的由下而上依次是:關興公路北盤江大橋、滬昆高速北盤江大橋、滬昆高鐵客運專線北盤江大橋、杭瑞高速北盤江大橋,其中滬昆高鐵客運專線北盤江大橋是世界第一高鐵大橋,杭瑞高速北盤江大橋是世界第一高速公路大橋。

九盤渡口,來去匆匆,留下了人類征服北盤江的歷史印記。九盤,作為興仁縣唯一的低熱河谷地帶,幾乎沒有冬天,是早熟蔬菜種植區和香蕉主產區,這里,還發現了100多野生獼猴,加上古渡口的歷史遺跡,會不會成為具有長壽之鄉之美譽的興仁縣那個令人神往的養生休閑度假區呢?




分享:
關鍵字: 我要糾錯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關信息
排走排三式图300 天天时时彩免费计划网 贵州高视频11选5开奖结果 虎扑大乐透尾数走势图 pk10机器人破解器 黑龙江福彩app怎么下载 重庆时时9码杀号口诀 15选5助手下载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200 时时彩计划送2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