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六肖免费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走進興仁 » 興仁文苑 » 小說

馬乃傳奇第二回小說(連載)

  • 字體
  • 訪問量:
  •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頁 |





馬乃傳奇(連載)


舒  江


第二回  小放牧巧遇仙人  得道翁收徒降魔


  俗話說,無巧不成書。世間種種稀奇古怪的事,往往就是奇巧得讓人捉摸不透。事前種種征兆,那凡俗之人都不把它當回事兒,一旦發生,卻又牽強附會,傳得神乎其神,津津樂道,經久不息。這個中的訣竅,就在一個巧字。自從盤古開天劈地,三皇五帝治世于今,大到定國安邦的大事,細到家長里短的綠豆芝麻,都概括在這巧字當中。

  卻說龍蟠在掌燈時分逃到一處山丫口,隱約看見前面有戶人家,他跌跌撞撞地摸了過去。

  這是兩間小小的茅草房,屋里住著倆老夫婦。在昏暗的桐油燈下,老婆婆正在搓麻繩,老頭子正在打草鞋,兩人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唉!這輩子不知是造了什么孽,一男半女都不曾生得一個,連個養老送終的人都沒有!”老頭子邊搓草繩邊發著牢騷。

  “唉!怪誰呢?命苦嘍!”老婆婆跟著感嘆了一句。

  突然,外面響起了兩聲敲門聲。

  “老婆子,有人敲門呢!”

  “你耳朵背,咋又聽見了呢?”

  “出去看一眼嘛!”

  “黑更半夜的,那個鬼來敲門唷!

  “我真的是聽見有人在敲門呢!”

  竹門“呀”的一聲打開了,在朦朧的月光下,老太婆探出頭來四處張望。

  “老者,你快來看,門口有樣東西呢!”

  “什么東西?”老頭子趕快放下手中的活計,端著個忽明忽暗的桐油燈照著出來。

  “好像是小娃的哭聲呢!”

  兩老口戰戰兢兢走上前去,果見一塊花布片包裹著個嬰兒在哇哇哭啼,四下里卻了無一人。猶猶豫豫地觀察了半天,見四周沒有其他動靜,兩人才上前抱起地上的嬰兒,回到屋中去。

  這老兩口原來是安逸土司隴金山家的長工,男的叫阿昌卜,女的叫周氏,專門給隴家放馬,兩人一共為隴家放養著四十來匹馬。兩人膝下無兒無女,晚年卻揀到一個兒子,喜不自禁,當著寶貝一樣百般呵護。也是這揀到的孩子有這福氣,恰好當時有匹母馬下了個崽,奶水充足,老兩口每日都擠一碗馬奶來喂養撿到的小家伙。每當小男孩餓哭的時候,一個老人邊抱著哄著,邊喊“馬奶,馬奶。”另一個趕忙去擠來馬奶,答應到:“馬奶來了,馬奶來了。”一來二去,老兩口就管這孩子叫做馬乃,表明不應忘記根本之意。

  光陰似箭,小馬乃已經長成了一個十來歲的英俊少年,兩個老人已日漸蒼老,行動漸漸不便,小馬乃便少不得代替放馬的活計,也算是兩個老人的一片心血沒有白費。

  這一日,時近中午,在山上放牧的馬乃肚子餓得咕咕直叫。他聚攏各處馬匹,準備回家。就在一片林木茂密處,他騎著的烏溜馬駐足不前,噴著響鼻,不停地用前蹄刨地。忽然,他聽到一陣又一陣輕輕的呻吟。馬乃的心咚咚地狂跳起來。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會有誰在那兒呢?

  馬乃控制住自身的恐懼,躡手躡腳地向那片發出聲音的灌木叢走去。透過樹葉間隙,看見一個花白胡子的老人躺在草叢中,額頭上有道傷口,臉上的血跡已經凝結了。馬乃的恐懼感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奔過去,扶起老人的頭,連聲問道:“白胡子老爺爺,您怎么了?您那里不舒服?”

  老人的嘴角嚅動了一下,半晌,他睜開了緊閉的雙眼,似乎想說些什么卻又吃力得說不出來,一臉痛苦的樣子。馬乃想了一想,立即放下老人的頭,跑到一棵桐子樹下,蹭蹭蹭幾下竄上樹去,摘了幾張寬大的桐子樹葉,跑到山泉邊,將樹葉疊成一個小漏斗,盛了一杯清清涼涼的山泉水,返回到老人身邊,扶著他慢慢地喂了下去。休息了一會兒,老人的精神明顯好多了,干裂的嘴唇也能一張一歙了,他看著馬乃,臉上漸漸露出了一絲笑容。

  “孩子,您叫什么名字?”

  “我叫馬乃。白胡子老爺爺,你怎么了?”

  “我從懸崖上掉下來,摔壞了。”

  “老爺爺,您是那里人?我送你回家。”

  “太遠了。”老爺爺搖了搖頭說:“我家離這里太遠了,一天兩天走不到。”

  “那就到我家去吧,我家近。”馬乃不由分說,立即跑去牽來一匹烏溜馬,將老爺爺扶上馬背,牽著往自己家里走去。

  彝家人天生熱情好客,阿昌卜和老伴掏出瓦缸里的最后半升白米,為白胡子老頭熬了三天的粥。白胡子老爺爺一直在馬乃家躺了三天三夜,在馬乃一家的細心照料下,身體逐漸復原,慢慢地可以拄著棍子到外出游走了。

  這一夜,月白風清,他走出茅草屋,只見一輪明月高懸天空,四周蟲聲唧唧,山寨的夜晚顯得十分寧靜。

  一陣陣清脆的兒歌聲自遠處飄來。“大月亮,二月亮,哥哥起來做木匠,嫂嫂起來打鞋底,婆婆起來蒸糯米,蒸得噴噴香,打鑼打鼓接滿孃,滿孃肚子疼,請個先生來叫魂,先生吃酒醉,倒在雞窩睡,雞蛋做枕頭,雞毛做甲背……”

  他的內心一下子空靈起來,像被勾住魂魄一樣,循著聲音快步走去。來到山背后一塊寬敞的壩子處,只見四周散居著十來戶人家,一群孩子正在皎潔的月光下做游戲。

  十多個孩子圍成一圈,席地而坐,一個孩子在中央邊指點邊唱:“點兵,點將,點到那個,就是我的大兵大將。”

  白胡子老爺爺一看,中間那孩子正是馬乃。只見馬乃把“將”字點著的那個孩子拉起來,站在其身后用手蒙住他雙眼唱道:“貓貓咪,躲躲藏,放我家貓兒咬耗羊,耗羊快往草里藏;一張紙,二張紙,放我家貓兒咬耗子,耗子躲好了沒有?”

  “躲好了,”其他孩子邊四散奔跑尋找藏身之地邊回答。

  馬乃唱完后將手一松,被蒙住眼睛的那個孩子就到四處去尋人,此刻,馬乃趁機跑開去,找一個隱秘的地方躲藏起來。

  那群孩子在無拘無束地玩著傳自遠古彝家祖先發明的躲貓貓游戲,白胡子老爺爺一時竟看得呆了。心想,我櫛風沐雨,周游天下,窮盡平生所學,施展一身絕技,以實現一腔抱負。莫非老天有意指引我來尋找的人,就是眼前這小子!這馬乃心地如此善良,心智如此之高,又能組織指揮,真是可扶可塑之才……再一聽他們唱出的歌謠,其中似乎暗藏著諸多玄機,還真讓人捉摸不透呢。

  在這群小孩玩耍盡興之后,白胡子老爺爺把馬乃叫到跟前,對著馬乃的耳朵,如此這般說了一通,小馬乃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他覺得既新鮮又刺激,盡管他十分膽怯,但還是身不由己地跪倒地上,奶聲奶氣地說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話畢,五體投地,向白胡子老爺爺拜了三拜。

  “哈哈哈,”白胡子老爺爺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連月來的愁悶一掃而空。

  “徒兒快快起來,快快起來。”白胡子老爺爺上前扶起小馬乃后,來到一塊大石頭上坐下,告訴馬乃說:“我姓秦,從峨眉山來,是一個陰陽先生,來做一件天大的大事。你好好的跟著我,我會教你好本事咧。”

  馬乃聽得似懂非懂,只是頻頻點頭。

  第二日,馬乃把馬匹趕到平時放牧的草坪后,收拾起砍刀繩索,與秦陰陽一同騎上一匹大白馬向黑龍潭走去。

  黑龍潭,在犁頭寨西面雞公山腳飛鷹巖下,犁頭寨、穆家寨等幾個寨子彝家人吃的水,歪嘎壩子、秧壩壩子打田栽秧用的水,都是從那里流出來的。那是一個神秘的地方,聽老輩人講,這潭里邊有一條孽龍,是當年朱道臺經過時沒有來得及斬殺的孽龍,凡是寨子里不見的牛羊和走失了人,準是叫那孽龍給吃了。因此,這潭方圓十里的范圍,周邊寨子里的大人小孩,沒有一個敢輕易靠近的,更不用說是直接走近那潭了。

  馬乃同秦陰陽騎馬來到不能通行的地方后,將馬拴在一棵青杠樹上,沿著荒草叢生,剌叢掩埋的小徑,攀巖附草,提心吊膽地來到黑龍潭邊。

  黑龍潭位于雞公山腳。雞公山狀如公雞,特別是其前端像雞頭一樣的石筍昂首挺立,直視天空,威風凜凜,如一只大公雞正在引頸長鳴。飛鷹巖像刀劈斧削一般,人猿難攀,鬼見鬼愁。一股桶大的陰河水從飛鷹巖腳下那個巨大的溶洞中嘩嘩涌出,在洞口形成了一個十米見方的陰潭后打著旋向下游的犁頭寨流去。黑龍潭的水四季冰冷激人,山上綠色的樹木和赭紅的飛鷹巖倒映潭中,使潭水生出一種墨綠的顏色,冒著一股奪人魂魄的寒氣。更讓人心悸的是,這潭水一會兒會上漲三尺,一會兒又會下消三尺,真是讓人心驚膽戰。

  秦陰陽走近潭邊,跨步上前,抽出身后寶劍,右手仗劍,左手捏個劍訣,雙目微閉,口中念念有詞。片刻,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天空中烏云滾滾翻動,山風簌簌吹起,樹枝開始晃動,野草隨風搖擺。先前平靜的潭水開始象煮沸的粥一樣漲了起來,冒出一串串氣泡。一陣陣寒意向馬乃襲來,他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身子開始瑟瑟發抖。

  “記住,草鞋在上時就放聲大吼,草鞋在下時就猛敲砍刀。”秦陰陽突然圓睜雙眼,目光如炬,放電般直射潭中,長劍一揮,一個箭步躍入潭中。

  馬乃一驚,定睛看時,只見在涌動的潭水中,一只草鞋和一根捶草棒糾纏在一起,上下翻滾,難解難分,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繚亂,同時還伴隨著轟轟聲響,使人心驚。馬乃直看得眼睛生痛,手心里捏出了汗。

  原來這草鞋就是那潭中孽龍的化身,捶草棒就是秦陰陽的幻像,馬乃雖說是那金童投胎轉世,但現在卻是肉眼凡胎,看不出個中的道道。

  當秦陰陽躍入潭水中時,那孽龍已早被驚動,手持一對瓜錘候在那兒。

  “孽障,找死!”秦陰陽一聲斷喝,仗劍便剌。

  “老東西,你是何人,來找我的麻煩,死到臨頭,還想作甚?”孽龍雙錘一分,一個錘撥云見日,一個錘泰山壓頂,迎將上來。

  “我秦昭南順承天意,專來收你這等孽龍,還不快快束手就擒。”秦陰陽話還未完,身隨劍走,向左邁出半步,劍花一挽,攔腰斬向那孽龍腰部。

  “來得好!讓你也知道知道我的厲害。”那孽龍悶喝一聲,將身往上一縱,躍在秦陰陽上方,身形展開,一個雁落平沙,雙錘一合,雙風貫耳,打向秦陰陽左右耳門。

  二人惡語相向,劍錘交加,直殺得天昏地暗,波濤翻騰,陰潭河水時漲時消。

  過了幾個時辰,潭水中草鞋和捶草棒翻滾的速度漸漸地慢了下來,一會兒是草鞋在上,一會兒又是捶草棒在上。馬乃看得真切,他記起了秦陰陽的吩咐,當草鞋在上時,馬乃便嗷嗷吼叫,象寨中人們狩獵時那樣,用吼聲來協調動作,嚇破野獸的膽;當捶草棒翻上來時,他便用石塊猛敲手中的砍刀,叮當作響,猶如戰場上的鼓手在敲擊進軍戰鼓激勵士氣一般;看著吼著敲著,直到天色近晚。

  有了馬乃的幫助,那草鞋漸漸不敵,沉到水底去了。捶草棒則順流漂下,漂到了下游的一個沙灘上。

  馬乃趕緊跟隨著跑過去。走近看時,沙灘上并無什么捶草棒,只見秦陰陽渾身濕漉漉地躺在那里,雙目緊閉,昏迷不醒。馬乃將秦陰陽背回栓馬的地方,扶上馬匹,把秦陰陽馱了回去。

  這一仗真個是打得天昏地暗,神人共驚,那在黑龍潭作惡多年的孽龍被秦陰陽斬首根除,這是馬乃拜師以來師徒聯合的第一個大勝仗。后來,馬乃在秦陰陽的幫助下,果真做出一件驚動盤江八屬及至朝庭的大事,成為了彝家人的大英雄。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分享:
關鍵字: 我要糾錯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關信息
aa国际动漫靠谱吗 3肖主6码三肖六码期期必 内蒙古时时三星开奖 可以看牌抢庄的棋牌 网上可以买体育彩票吗 大发亚投彩票 2019年捕鱼排行 彩计划怎么样 竞彩投注单打印系统 重庆老时时彩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