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六肖免费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走進興仁 » 興仁文苑 » 小說

拯救

  • 字體
  • 訪問量:
  •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頁 |




拯   救


鄒玉美



小區樓頂。王剛挾持女人質,與警察對峙已經三四個小時。

臨近傍晚,警察陪同一個拄著拐杖的中年男人來到樓頂。拐杖折射著金屬的炫光。男人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牛肉粉,碗沿上方,橫著一雙竹筷,壓著一把水果刀,水果刀銹跡斑斑。王剛盯著男人,盯著牛肉粉,盯著那把紅銹尖刀……

十年前那個夜晚。一個瘦得皮包骨的少年,手里拿著一把水果刀在街上游蕩了一晚上。他三天沒吃飯,一個星期沒睡覺;被學校開除已經一個多月了。沒有錢再充卡,又被管理員毅然轟出網吧。經過吧臺,他順手將果盤里的水果刀夾到半卷的《今古傳奇》雜志里,自己也不清楚為什么要順走這把刀。他想過回家,跟父母認個錯,可是一想到父親惡狠狠的眼神,母親歇斯底里的哭訴,他不敢回,不想回了。看著手里這把水果刀,他瞬間來了主意:好吧,既然老天讓我無路可走,那我就自己闖出一條大道來。到鬧市,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群,他沒了預想的膽量;到深夜,看著家家戶戶緊閉的門窗,他不聽自己使喚的腿發軟了。天快亮,他似乎看到新的希望,他窩在角落,餓狼一樣死死盯著對面開著門,冒著熱氣的牛肉粉館。男人刀縫間切出的成排紅里透光的肉片簡直饞人得要命。添火、燒水、剝蔥蒜的,是個瘦小女人。不一會兒,女人起身進屋。街道四下無人,他想,此時不下手,更待何時。

飛身撲向牛肉粉館,他的手與刀尖一起顫抖,牙齒不停打戰:“錢!快點,錢!聽到沒有?!快點……不然,我……”

切肉的男人,慢慢抬頭,沒顯出多少驚慌。他輕輕倒下菜刀,淡然回答:“兄弟,餓壞了吧,我先給你燙一碗粉,我們回族,地地道道的牛肉粉呢。剛剛吊好的湯,才切好的熟肉片,剛出鍋的紅燒。”少年早就一股一股地暗咽清口水,街上尚無行人,男人想來也不敢耍花招,他說:“那……那……趕緊,你趕緊弄來。”

男人伸手拿過立在一旁的拐杖,撐身跳下高腳椅,拿碗、抓粉、燙粉、放肉片、舀湯、加佐料。出廚房,端碗到跟前,少年目瞪口呆,支撐男人走路的,不是兩條腿,而是兩根拐杖,剛才那一系列熟練的動作他是怎么做到的?肉香味、蔥香味撲鼻而來,少年狼吞虎咽,一大碗牛肉粉,瞬間便一掃而光。瘦小女人走出內室,呆看著少年和男人。少年一只手趕緊緊抓住水果刀,男人開口:“賣什么呆,趕緊給這位兄弟再燙一碗。”女人“哦哦哦”應聲,轉回廚房。

男人看著少年:“兄弟,想知道我這兩條腿是咋回事嗎?”

少年點點頭。

男人拿出一支香煙,點上,吐一口長長的煙霧。

十年前,你這么大的時候,我已經輟學。結識起一幫小哥們,學會了抽煙、喝酒、打架,甚至小偷小摸。慢慢的,我不滿足小打小鬧了,準備到外面去干一番大事業,掙一把大錢。小哥們奉勸我,最好先在本地把身手練精練強,所謂身手,其中一項便是飛車奪包。我們六個人,搞來三輛125150摩托,到一條偏僻又直溜的鄉村公路,突然加速,突然急剎,蛇行盤繞,飛竄狂奔,跟警匪片里的追逐鏡頭沒有差別。認定我可以出發,去外面大顯身手了,我這輛摩托,卻一頭扎進迎面一輛大貨車底,騎車的伙伴當場死亡,后座上的我,撿回一條命。可是,兩條腿,說什么也再拼接不起。”

說到這,男人又長長吐一口煙。“人真是奇怪,四肢健全時,整天作。經歷失去之后,倒學會了珍惜,珍惜這份平常的日子,珍惜這殘缺的生命。當然,在骨科病床上醒來,看著自己空蕩蕩的大腿下方,也曾想過一死了之。家里人不離不棄,我還是挺過來。開了這家粉館,娶妻生子,生活確實平淡如水,但它真實踏實。想想以前,再看看現在兩條假肢,悔青腸子又有何用。兄弟,別重復哥哥的老路,好嗎。”

聽著聽著,少年低下頭。

小兄弟,看到今天的你,就像看到我的昨天。現在我這樣子,也可能成為你的明天。趁還沒有失足,趕緊掉頭,往正道走。”

男人摸出五百塊錢,放到少年面前,少年反倒猶豫起來。

算老哥我一小筆加盟入股費吧。拿去,正道掙了錢,退我股還我本,也行。刀,就送我了,我為你做個收藏。”

這個瘦得皮包骨的少年,就是現在跟警察對峙的王剛。

當年,王剛拿著男人的五百塊錢,買了張去廣東的車票。十年間,王剛從最臟,最累,最辛苦的活兒做起,一步一個腳印,開了一家小公司,成家立業,可是誰想,老婆跟他最最鐵的哥們——公司的合作伙伴,背著他轉走公司所有資產,悄悄跑往華東。一夜之間,王剛沒了公司,沒了房,沒了家,甚至兒子也被老婆帶走。王剛又變回十年前的那個王剛,又變成十年前那個走投無路的王剛。不同的是,十年前,他是個因饑餓差點迷途的少年,今天,他因為仇恨,鐵心去報復那個讓他一無所有的人。得知倆男女折回老家奔喪,他便星夜趕回縣城。

電視臺滾動播放著解救人質的即時新聞。

清真牛肉粉館里,拄著金屬拐杖的中年男人,看著挾持畫面,不停自語自語:“人胖了許多,但那雙眼睛沒怎么變,眼神里的絕望無助,沒怎么變。老婆,給我燙碗牛肉粉,多加點肉,把箱子里的那把水果刀也找出來。”

……

金屬拐杖閃著炫光,牛肉粉冒著騰騰熱氣,散發著鮮美的牛肉香,生銹的水果刀穩穩壓在碗沿上方。男人靜靜期待著王剛的回應。

兄弟,你不會忘記我的。老哥的牛肉粉館還在,好吃的牛肉粉還在這兒喃,還是當年的原味呢。過來,趁熱嘗一口吧。”

盯著蒼老許多的男人,盯著那碗滋味無窮的牛肉粉,盯著那把令人百感交結的紅銹尖刀。王剛漸漸松開女人質,雙膝跪地,縱聲嚎哭……




男人與女人之間,距離近了,就會產生心靈感應,內心掀起波瀾。林元鶴離開金風公司,柳飄雪美好的初戀破滅了,當時的心情非常沉重,如果沒有古凌風變著花樣讓她開心,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過來,因此對古凌風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只要看見他,心里的煩悶就會煙消云散。

看到柳飄雪又活潑起來,古凌風感到很欣慰,他開始謀劃下一步的事情。

有一個叫秦天海的男孩,和柳飄雪前后到公司,長得沒有林元鶴帥氣,但人誠懇,做事踏實,古凌風有意撮合秦天海和柳飄雪。

開始柳飄雪有點抵觸,認為古凌風煩她了,想把她推出去。古凌風說:“我們之間還是半父半友好,做無話不說、心心相印的知己,這樣可以永遠保持純潔和真誠。你說呢?”

柳飄雪仔細琢磨古凌風的話,覺得有道理,加上她對秦天海的印象也不錯,答應和秦天海交往。“不過你要答應我,我想找你說話的時候不準煩我哈!”柳飄雪說。

這點我可以保證。”

國家出臺新的政策,公務員一律不準在企業任職,古凌風是公務員,要離開金風公司回單位上班。柳飄雪和秦天海商量,約姐妹們一起在清真餐館為古凌風送行,還是上次古凌風安排的那種吃法,吃完又去唱歌。

古凌風回單位后,時間寬裕了,開始寫東西,寫完放進QQ空間,柳飄雪沒事就進空間讀他寫的東西,這些東西大部分是為她而寫,感情真摯,她讀起來既親切又感動。

1年以后柳飄雪和秦天海準備結婚,結婚以后就不回金風公司了,已經在省城聯系好一家公司。

柳飄雪想在離開金風公司以前和古凌風單獨說說話,她打電話給古凌風:“你忙不?”

古凌風說:“不忙。”

我們去吃牛肉粉行不?”

好嘛!”

在清真餐館,兩個人邊吃邊聊。柳飄雪說:“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關心,要是沒有你,我可能就崩潰了。”

我們之間還用這樣客氣嗎?”

不是客氣,是我的心里話。”

除了這個,還有其他心里話嗎?”

有,興仁的牛肉粉值得留戀,興仁的人值得珍惜。”

以后想起興仁的人就會想起興仁的牛肉粉,或者想起興仁的牛肉粉就會想起興仁的人,對嗎?”

對,我會一生珍藏這種美麗的味道。”

無論任何時候,興仁都歡迎你來品嘗這種美麗的味道。”

轉眼間3年過去了,3年前的事情早已成為往事,但歲月無情人有情,古凌風情真意切的文辭,不時將柳飄雪帶回難忘的舊日時光,重溫舊日的溫馨和感動,她更加懷念那美麗的味道。


分享:
關鍵字: 我要糾錯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關信息
湖北十一选五第十三期开奖号码 足球彩票2串1什么意思 老时时2018718开奖图 竞彩足球的开奖结果 超级大乐透19067期开奖结果 排列三乐彩网 时时彩宝典ios苹果 腾讯时时彩计划稳定 网上玩时时彩被骗报警有用吗 福建福彩中心地址在哪